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免費咨詢 首席律師 律師團隊 成功案例 新聞動態 新法速遞 法學論文 廣納英才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關鍵字:

您的位置:首頁-公司法務-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執行程序中能否直接裁定追加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研究意見
瀏覽:1284次    時間:2014年8月2日
有關部門就在執行程序中能否以公司法第二十條規定直接裁定追加股東對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連帶責任的問題征求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意見。我室經研究認為:

  股東應在抽逃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一、問題由來

2010年4月30日,A公司以人民幣2. 518368億元競得某大廈后明示不履約付款,導致2010年7月23日該大廈再次拍賣時僅以1. 7693496億元成交。其后,A公司拒不繳納其應補繳的重新拍賣價款與原拍賣價款之間的差額款,執行法院遂將A公司繳納的940萬元拍賣保證金扣劃至法院賬戶,并于2010年6月9日支付第一次拍賣傭金239. 9184萬元,將剩余的700. 0816萬元并入執行案款中,同時決定對A公司應補繳的6790. 1024萬元予以強制執行。

為防止A公司轉移資產,執行法院立案追查A公司的財產,發現A公司成立以來未進行任何生產經營活動,且名下無存款、無房產,沒有履行能力。但是,在追查A公司財產線索中,執行法院發現A公司系由鄭某及其女兒作為股東于2010年4月12日共同出資1000萬元組建的有限責任公司,但其出資款項于幾日后即轉入他人賬戶中。經查,鄭某的女兒,身份信息顯示為學生,其名下擁有B公司(注冊資本為1. 0008億元)中5000萬元的投資權益,鄭某及其女兒、妻子名下擁有房產數套、存款50余萬元、小型轎車一輛。考慮到A公司股東分別擁有巨額財產但A公司卻無任何可供執行財產,其股東存在抽逃注冊資本、惡意逃避債務的行為,為防止其轉移財產,執行法院作出執行裁定書,裁定查封、扣押、,凍結A公司股東鄭某及其女兒的財產價值共計6790. 1024萬元,并對前述已查詢到的鄭某及其女兒、妻子的財產向有關部門送達了協助法律文書,并于2011年1月13日對鄭某及其妻子作出限制出境的決定。

    2011年9月11日,執行法院裁定追加A公司為被執行人,執行其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6790. 1024萬元。201 1年10月27日,執行法院裁定追加鄭某及其女兒為被執行人,在其抽逃注冊資本1000萬元范圍內對A公司補繳拍賣價差款承擔責任。之后,A公司、鄭某及其女兒向執行法院提出執行異議。為此,執行法院請示其上級法院某某高院。該高院審判委員會研究擬直接在執行程序中追加A公司股東鄭某及其女兒為被執行人,對A公司應補繳的6790. 1024萬元拍賣價差款承擔連帶責任。同時,該高院就此問題請示我院某部門。

二、主要爭議問題

    在研究過程中,形成兩種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股東鄭某及其女兒濫用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理由為:在執行程序中能否直接認定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現行法律并沒有限制性規定。并且,如果要求債權人通過審判程序來揭破公司面紗,一則審判程序設計并非專為執行環節中的申請執行人考慮,申請執行人啟動審判程序,訴訟成本高、風險大;二則本案債權人構成情況復雜,由誰提出,結果歸誰的問題不好解決。因此,可以在執行程序中直接否定A公司的法人人格,直接裁定追加股東鄭某父女對其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連帶責任。另一種觀點認為,根據有關證據,可以認定鄭某父女存在抽逃注冊資金的問題,其應當在抽逃資金的范圍內承擔責任。如果在執行程序中揭開公司面紗,是對我國現行公司法法人制度的沖擊,在相關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并未賦予執行機構此項權力的情況下,應當慎重處理。

三、研究意見及理由

    經認真研究,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認為,本案涉及兩個問題,一是關于A公司應否補繳拍賣價差款的問題;二是關于股東鄭某父女對A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何種責任的問題。

  (一)關于A公司應否補繳拍賣價差款的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二十五條第二款規定:“重新拍賣的價款低于原拍賣價款造成的差價、費用損失及原拍賣中的傭金,由原買受人承擔。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從其預交的保證金中扣除,扣除后保證金有剩余的,應當退還原買受人;保證金數額不足的,可以責令原買受人補交;拒不補交的,強制執行。”可見,為避免重新拍賣所得利益較原拍賣減少,致申請執行人蒙受損害,法律規定拍賣價差款由原買受人承擔。至于拍賣價差款的來源,執行法院可以選擇從原買受人預交的保證金中扣除,也可以選擇直接執行原買受人的其他財產。本案中,A公司競得某大廈后明示不履約付款導致再次拍賣,其作為原買受人應補繳拍賣價差款6790. 1024萬元,執行法院扣劃其預交的940萬元拍賣保證金符合法律規定。

   (二)關于股東鄭某父女對A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何

種責任的問題

    根據某高院提供的案件材料,股東鄭某父女共同出資1000萬元組建A公司,但其出資款于公司成立幾日后即轉入他人賬戶。這一行為,構成了抽逃出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請求抽逃出資的股東在抽逃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因此,股東鄭某父女應在抽逃出資(1000萬元)本息范圍內對A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三)關于是否應當以股東抽逃出資為由否認公司獨立人格的

問題

公司法第二十條雖然規定了揭開公司面紗制度,但是,股東有限責任依然是原則,揭開公司面紗依然是例外。為此,人民法院應當慎用揭開公司面紗制度,應從人員、機構、業務、財務、財產等多方面判斷股東與公司的人格是否高度混同,股東是否濫用了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是否嚴重損害了公司債權人的利益,不宜因為存在單一的、非關鍵的混淆現象而徑行否定公司法人資格,更不能動輒便將其視為人民法院解決執行難的靈丹妙藥。因此,本案不宜僅僅以股東抽逃出資為由就否定公司法人人格,進而判令股東對公司應補繳的拍賣價差款承擔連帶責任。
 
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北京pk赛车规律公式 黑彩计划群怎么盈利 下载鹿鼎时时彩 排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重庆时时开奖大小 广东11选5任5计划 北京时时一天多少期 pt电子网络游戏 百变计划人工 永发国际网上娱乐平台 意大利pk10有没有 北京塞车计划软件 彩神官方网是正规的吗 意大利pk10赛车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