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免費咨詢 首席律師 律師團隊 成功案例 新聞動態 新法速遞 法學論文 廣納英才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關鍵字:

您的位置:首頁-婚姻繼承-案例

江蘇高院發布十大婚姻家庭典型案例2012
瀏覽:1443次    時間:2014年8月2日
結婚未領證 分手要彩禮

  判決:同居兩年酌情返還

  【案情】高軍與孫麗在2009年農歷正月初六舉行結婚儀式,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即同居生活。此前,高軍按照當地習俗給付孫麗見面禮、彩禮等合計33340元。2011年春節期間,高軍與孫麗發生爭吵后分居。2011年2月,高軍訴至法院,要求解除婚約,并要求孫麗返還彩禮。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高軍與孫麗未辦理結婚登記即同居生活,其同居關系不受法律保護。因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法院應予支持。雖然孫麗接受高軍33340元禮金,但考慮到雙方已共同生活兩年,日常生活消費有一定的支出,結合本地生產、生活消費標準及雙方婚禮后外出打工的實際情況,酌情確定孫麗返還彩禮10000元,扣除陪嫁物品折抵2000元。遂判決孫麗返還彩禮8000元。

  【點評】彩禮,是中國幾千年來的婚嫁習俗。按照這種風俗,男方要在娶妻時向女方家下聘禮。小到金銀首飾,大到汽車、住房、股票,由于彩禮價值的增大,男女雙方事后因感情不和及其他原因而解除婚約引發的彩禮返還糾紛也日益增多。根據《婚姻法解釋二》第十條第(一)項的規定,如果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當事人應返還彩禮。但此處的“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并非針對雙方已共同生活的情形,如果未婚男女雖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已共同生活的,則法院應根據雙方共同生活的時間、彩禮數額、有無生育子女、財產使用情況、雙方經濟狀況等因素,酌定是否返還及返還的數額。

  否認兒子親生 堅決拒絕鑒定

  判決:必須承擔另一方主張成立的法律后果

  【案情】韓花與王亞東于1992年11月離婚。離婚后,二人繼續同居生活。同居生活期間,王寒于1997年1月出生,由韓花與王亞東共同撫養,王亞東在為王寒申報戶口登記時載明二人為父子關系。2006年以后,韓花與王亞東產生矛盾不再同居生活。2010年3月,王寒以王亞東不盡撫養義務為由訴至法院要求其按照每月800元的標準支付撫養費。訴訟過程中,鑒于王亞東矢口否認王寒是其兒子,韓花申請進行親子鑒定,王亞東堅持拒絕鑒定。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王亞東和韓花在離婚后同居期間生育了王寒,王亞東否認與王寒有親子關系,但拒絕做親子鑒定,對此王亞東應承擔不利后果,法院確認王亞東與王寒有父子關系。遂判決王亞東每月給付王某撫養費600元,至王寒獨立生活為止。

  【點評】親子關系訴訟屬于身份關系訴訟,主要包括婚生子女否認之訴和非婚生子女確認之訴,即否認法律上的親子關系或承認事實上的親子關系。親子關系的確認關涉家庭的和諧穩定,涉及當事人的基本人權,尤其對未成年子女的合法權益保護至關重要。根據《婚姻法解釋三》第二條的規定,如果一方主張當事人之間存在或不存在親子關系,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一方或者請求否認親子關系一方的主張成立,而不配合法院進行親子鑒定的一方要承擔敗訴的法律后果。

  協議離婚黃了 協議能否生效

  判決:事前財產分割協議不生效

  【案情】蔡娟與戴飛于2003年7月登記結婚,雙方感情尚可。近兩年來,因戴飛懷疑蔡娟與其他異性交往密切,導致夫妻關系不睦。2010年3月,蔡娟訴至法院要求與戴飛離婚,后撤回起訴。此后,夫妻關系未有改善。戴飛因懷疑蔡娟與某男關系密切,而與該男發生爭執,并由派出所接警處理,戴飛因此還對蔡娟實施了毆打。2010年7月,蔡娟與戴飛一同前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協議離婚,雙方簽署了離婚協議,后因戴飛反悔雙方未能辦理離婚登記。蔡娟遂再次訴至法院,要求與戴飛離婚,按照離婚協議處理財產分割問題。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戴飛對蔡娟不信任導致夫妻感情不睦,已無和好可能,依法應準予蔡娟與戴飛離婚。蔡娟要求按照雙方達成的離婚協議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由于該協議是以協議離婚為前提,在雙方未能在婚姻登記機關協議離婚的情況下,該協議沒有生效,對雙方均不具有法律約束力,該協議不能當然作為法院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直接依據。遂判決準予蔡娟與戴飛離婚,財產依法重新分割。

  【點評】根據《婚姻法解釋三》第十四條的規定,附協議離婚條件的財產分割協議,并不自雙方當事人簽字時生效,而是以雙方協議離婚為生效要件,在雙方未能在婚姻登記機關登記離婚或法院協議離婚的情況下,該離婚協議并沒有生效,對夫妻雙方均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不能作為法院處理離婚案件的直接依據,法院應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

  家庭暴力傷感情 要求離婚

  判決:此為準予離婚的法定事由

  【案情】王翠華與金強2003年10月登記結婚,2004年11月生一女金小小。婚后初期夫妻感情尚好,后因家庭瑣事產生矛盾,并多次發生毆打現象,于2009年7月起分居至今。2006年5月4日,金強書寫保證書一份,載明:“茲保證再也不打王翠華,否則女兒和房產歸王翠華所有。”2008年7月30日,當地派出所接到王翠華報警后趕到雙方住地,發現其被金強打傷。王翠華以金強實施家庭暴力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為由訴至法院,要求與金強離婚,依法處理子女撫養問題和分割財產。訴訟過程中,王翠華提供證人出庭證明金強曾多次毆打自己,他們的女兒也對法官表示不喜歡爸爸,原因是爸爸金強經常毆打其和媽媽。訴訟中王翠華還提供了醫院病歷和照片證明金強存在家庭暴力。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王翠華提供的病歷、照片、金強書寫的保證書、證人、女兒的證言及派出所的出警記錄,已形成一系列證據鎖鏈,足以證明金強對王翠華多次進行毆打,實施家庭暴力,導致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王翠華的離婚請求應予準許。因金強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對妻子實施家庭暴力,過錯較大,雙方的共同財產按照7:3的比例分割。王翠華分得夫妻共同財產的70%,金強僅分得夫妻共同財產的30%。

  【點評】家庭暴力是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破壞家庭和諧、影響社會穩定的重大殺手,懲罰施暴者、保護受害人是立法和司法義不容辭的責任。因此,《婚姻法》第三十二條將實施家庭暴力作為導致夫妻感情破裂準予離婚的法定事由。區別于其他類型案件,家庭暴力具有極大的隱蔽性,因此取證比較困難,近親屬尤其是子女的證言往往成為家庭暴力案件中重要的證據形式。受到家庭暴力一定要保留好證據,針對正在進行的家庭暴力可以申請法院發出人身保護令。對有家庭暴力情形的,根據《婚姻法》及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可以要求施暴者進行損害賠償,并在財產分割時適當多分。

  一方隱匿夫妻財產 怎么辦

  判決:誰轉移財產誰少分

  【案情】支玲與楊剛原為夫妻關系。2011年3月,支玲與楊剛在民政局協議離婚,離婚協議中載明雙方無共同財產分割。離婚后,支玲發現楊剛在2011年初擅自注冊一楊剛擔任法定代表人的股份有限公司,楊剛的出資額達30萬元。支玲遂訴至法院,主張雙方在協議離婚時楊剛堅稱無任何房產、現金、股權、股票、債權,導致共同財產無法分割,現要求分割楊剛公司股份的75%。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楊剛行為明顯為隱匿、轉移財產,故支玲要求分割楊剛在公司的股份的請求應予支持,由于楊剛有隱匿、轉移財產的行為,故應少分該項財產。遂判決支玲分得楊剛在公司30萬元股份的60%,折價18萬元。

  【點評】《婚姻法》第四十七條明確規定:“離婚時,一方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企圖侵占另一方財產的,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隱藏、轉移、買賣、毀損夫妻共同財產或偽造債務的一方,可以少分或不分。離婚后,另一方發現有上述行為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再次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因此,夫妻一方一旦發現另一方在離婚時存在上述惡意侵占夫妻財產的行為,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而夫妻另一方也會因其惡意侵占夫妻財產的行為付出不分或少分財產的代價。

  婚前父母贈婚房 屬于誰

  判決:未明說便視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

  【案情】1991年初,姚父與季母將共同建造的兩上兩下樓房及相應附房二間給兒子姚一作為與曹婷的婚房使用。1991年12月,姚一與曹婷登記結婚并生育一子姚甲。1999年11月,涉案房屋辦理了村鎮房屋所有權證,登記所有人為姚一。2001年8月,姚一因車禍搶救無效死亡。后曹婷改嫁另住,涉案房屋由姚父與季母居住使用。2011年5月,姚父與季母訴至法院,主張涉案房屋為兒子姚一的遺產,要求與曹婷、姚甲等額分割繼承涉案房屋。曹婷、姚甲抗辯主張涉案房屋是在姚一與曹婷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受贈的財產,屬于姚一與曹婷的夫妻共同財產,姚父與季母只能在姚一個人財產范圍內進行繼承,即只能分割涉案房屋1/4的份額。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涉案房屋在姚一與曹婷結婚前建成,結婚時作為婚房使用,應當認定是姚父與季母贈與給姚一的個人財產,不屬于姚一與曹婷的夫妻共同財產,婚后辦理房屋所有權證并不影響房屋的權屬。遂判決涉案房屋為姚一的遺產,由姚父與季母繼承1/2的份額。

  【點評】我國婚姻家庭領域在子女結婚方面具有的濃厚傳統倫理觀念,導致子女在婚前或者婚后多會接受父母及其他親友的贈與,尤其在子女迎娶、出嫁時,每個家庭、每個父母更是傾囊相助。《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二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結婚前,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雙方的除外。”我國法定的夫妻財產制為婚后所得共同制,即認定當事人的財產是否為夫妻共同財產必須是以婚姻關系存在為前提,因此,當事人婚前通過繼承、接受贈與及其他合法方式等所取得的財產均應屬于個人婚前財產。從現實社會生活中反映的情況看,子女結婚前,父母為子女購置房屋的本意是為子女提供居住條件,促成雙方早日結婚,此時父母出資目的中并無將出資贈與非子女一方的考慮,故認定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方才符合父母贈與的本意。

  婚后購房父母出資 又算誰的

  判決:未明確則應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

  【案情】倪紅、王兵于2000年5月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后生育一子。婚后,因王兵缺乏家庭責任心等原因,夫妻間爭吵頻繁,矛盾日深。2002年7月倪紅訴至法院要求離婚,經法院調解和好。2004年5月起,因王兵與他人關系曖昧,雙方關系再度緊張。2004年8月,倪紅再次訴至法院要求與王兵離婚。法院認為雙方夫妻感情尚未破裂,判決駁回倪紅的訴訟請求。判決后,在王兵父母及親戚的撮合下,夫妻關系有所改善。2006年11月,倪紅夫婦出資28.8萬元共同購買了一套房屋,其中王兵的父母出資14萬元。2009年12月,王兵看到倪紅手機中的一條短信后產生猜疑,與倪紅發生爭吵,并毆打了倪紅。倪紅第三次訴至法院要求離婚,后又以“離婚條件尚不成熟”自行撤回起訴。但雙方關系并未改善,多次發生吵打,并向當地派出所報案,從此雙方分居互不往來。2010年8月,倪紅第四次訴至法院,要求與王兵離婚。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鑒于雙方矛盾激化并已互不往來的事實,夫妻感情確已破裂,倪紅的離婚請求應予準許。關于財產問題,涉案房屋系雙方婚后共同出資購買,應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王兵父母出資14萬元時的初衷是希望雙方能持久、穩定地維系婚姻關系,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雙方的贈與。遂判決準予倪紅與王兵離婚,子女隨倪紅生活,王兵按月支付生活費400元,并支付教育費、醫療費用中的50%至孩子獨立生活時止,房屋歸王兵所有,王兵支付倪紅房屋價款194750元。

  【點評】我國《婚姻法》確立了夫妻婚后所得共同制,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或者一方所得的財產,原則上應歸夫妻共同所有。與此同時,《婚姻法》又承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個人財產的存在。《婚姻法》第十八條第(三)項就規定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通過遺囑或贈與所得的財產,如果遺囑或贈與合同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所有的,則為夫妻一方的財產。因此,《婚姻法解釋二》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結婚后,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也就是說,當事人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除父母明確表示該出資是贈與自己子女的以外,根據法定夫妻財產制的原則規定,都應認定是對夫妻雙方的贈與。

  婚后購房父母出資 產權證是誰屬于誰

  判決:應認定為對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

  【案情】沈艷與余建1996年9月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女。近年來,雙方產生糾紛并互相指責,沈艷認為余建從1998年后即喪失性功能,而余建則認為沈艷與他人有不正當男女關系。2010年6月后雙方分居。2011年5月,沈艷訴至法院,要求與余建離婚,并認為登記在余建名下的一套房產系雙方共同財產而要求依法分割。余建雖同意離婚但認為登記在其名下的房產系自己個人財產,沈艷要求分割的請求應予駁回。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雙方當事人因互相猜忌產生糾紛并長期分居,感情破裂,應準予離婚。婚生女由沈艷撫養為宜,余建支付撫養費。雙方爭議的房屋經查證系余建的父母以余建的名義貸款購買,產權證登記在余建名下,應視為余建的父母對余建個人的贈與,不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遂判決準予雙方離婚,婚生女由沈艷撫養,余建每月給付撫養費、教育費1000元,至孩子獨立生活時止。

  【點評】日常生活中,父母贈與子女財物較為常見。如子女已婚,該贈與的財產是贈與者子女的個人財產還是夫妻共同財產。結合《婚姻法》及司法解釋的相關規定,子女婚前父母的贈與當為子女的個人財產,不因子女結婚而導致財產轉為夫妻共同財產。《婚姻法解釋三》第七條第一款規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資為子女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條第(三)項的規定,視為只對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該不動產應認定為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該規定從我國的實際出發,將產權登記主體與明確表示贈與一方聯系起來,可以使父母出資購房真實意圖的判斷依據更為客觀。

  父母遺棄病孩 福利院申請監護權

  判決:追究刑事責任撤銷其父母的監護權

  【案情】葛武、王梅之女葛田于2003年8月因交通事故致右下肢高位截肢,并因多種并發癥住院治療。治療期間,其父母放棄對葛田的治療及撫養,將其遺棄在醫院,治療費均為愛心人士捐助。葛田出院后由社會福利院代為撫養照顧至今。現其父母葛武、王梅已被法院以遺棄罪追究刑事責任。2011年4月,社會福利院向法院提出申請,請求撤銷葛田父母的監護人資格,依法指定社會福利院為監護人。法院經審理后,依法判決撤銷葛武、王梅對葛田的監護人資格,并指定社會福利院為葛某的監護人。

  【點評】父母對子女的撫養不僅僅是血緣天性的表現,更是父母應當承擔的法定義務。本案中葛武和王梅在葛田重傷住院的情況下將其遺棄,已經喪失了為人父母最起碼的良知,理應受到法律的嚴厲懲罰。這種懲罰既有遺棄子女的刑事制裁,還有剝奪其監護權的民事制裁。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經教育不改的,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或者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其監護人資格,依法另行指定監護人。

  分居未離婚 不盡撫養義務

  判決:子女有權主張撫養費

  【案情】嚴妮于2007年10月出生,系李佳與嚴力的婚生女。2010年5月,李佳與嚴力因鬧矛盾分居。自2010年9月起,嚴妮隨李佳共同生活,其間父親嚴力未支付撫養費。2011年10月,女兒嚴妮訴至法院,要求父親嚴力按照每月2000元的標準支付從2010年9月至2011年9月間的撫養費。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時,未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支付撫養費的權利。遂判決嚴力按照每月550元的標準支付嚴妮從2010年9月至2011年9月的撫養費合計7150元。

  【點評】《婚姻法解釋三》第三條規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父母雙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撫養子女義務,未成年或者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請求支付撫養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在夫妻分居期間,夫妻財產實際上處于分割狀態,夫妻各自控制和支配著自己使用的那部分財產,此時的財產狀態與夫妻分別財產制或離婚后各自的財產關系相似。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的撫養義務是無條件的、強制性的,解除婚姻關系并不是父母給付子女撫養費的前提,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父母拒不履行撫養子女義務的,子女有權請求支付撫養費。

 
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极速赛车三期计划必赢 三公技巧出九点规律 模拟投注 pk10滚雪球8码计划群 赛车6码倍投技巧 北京pk10软件挂机 后三组选包胆买十个号 5分pk10计划软件稳定版 拖胆中奖规则 魔法师计划免费账号 爱彩彩票 二八筒生死门怎么看 伯乐高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