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免費咨詢 首席律師 律師團隊 成功案例 新聞動態 新法速遞 法學論文 廣納英才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關鍵字:

您的位置:首頁-婚姻繼承-損害賠償

淺析離婚中過錯損害賠償制度
作者:孔祥政    來自:http://syzy.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6468    瀏覽:1691次    時間:2014年10月13日
淺析離婚中過錯損害賠償制度

發布時間:2014-10-10 15:42:22

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孔祥政
 
論文提要:
 
近年來,隨著市場經濟的縱深發展,婚姻家庭領域出現了一些諸如婚外與他人同居、養情人、包二奶、家庭暴力等嚴重危害婚姻家庭關系的不道德、違法甚至犯罪的行為。這些行為給婚姻中的無過錯方帶來了巨大的身體及精神損害,故有必要在離婚時追究過錯方的損害賠償責任,而婚姻法作為調整婚姻家庭的專門法律規范,其最主要的職能就是通過打擊家庭領域的違法行為,保護婚姻中無過錯方的合法權益,從而維護社會主義平等的婚姻家庭關系。我國立法機關正是在既尊重法理原則,又充分考慮我國目前婚姻家庭領域的實際情況的基礎上,于2001年4月28日,新的婚姻法首次確定了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這一規定有著非常重大的現實意義,但新婚姻法對該制度只做了原則性的規定,即一方當事人有重婚,婚外與他人同居,實施家庭暴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等四種行為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過錯損害賠償,而未對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具體內容做出規定。雖然2001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對離婚損害賠償制度的具體運用作出了規定,但仍有一系列實際問題尚未解決,關于離婚過錯賠償的法律適用仍存在諸多分歧。本文擬通過對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適用主體、適用范圍、提起時間及賠償范圍等若干法律問題的分析,以期對審判實踐起到一定的指引作用。  
 離婚過錯賠償制度在現實生活中適用的并不盡如人意,當事人離婚時,提出賠償的案件在法院受理的案件中的比例較低,即便當事人提出了賠償請求,最終獲得法院支持的比例也很低。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人們對該制度不了解,在什么時間、什么情況下可以提起過錯損害賠償及賠償的范圍等情況均不甚了解,甚至有些法院的法官也不是十分清楚該制度的適用主體、范圍及賠償范圍等事項,而法官對于該制度適用主體、適用范圍、提起時間、賠償范圍等具體事項的不同理解亦導致同樣或相似情節的案件,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的情況。故有必要統一該制度的具體細節,以規范審判結果,提高審判的公正、公平性。
 
根據2001年修改的《婚姻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三)實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及同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損害賠償”,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筆者總結出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含義,即指因夫妻一方重婚或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實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遺棄家庭成員而導致感情破裂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要求過錯方賠償自己因離婚而遭受的物質損失和精神損失的一種法律制度。根據此含義可以看出,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具體包括以下四方面的內容:
 
一、適用主體
 
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主體范圍包括權利主體和義務主體。
 
(一)權利主體,指因配偶一方的過錯而遭受損害的無過錯的另一方配偶。其中應注意以下幾點:
 
(1)權利主體應為夫妻中的一方,而不包括受虐待、遺棄的家庭成員。
 
因為雖然家庭暴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等違法行為直接侵害了父母、子女等家庭成員的權利,但離婚及離婚過錯賠償是配偶之間的糾紛,解決的是配偶之間的民事身份及民事責任問題,故不宜將第三者的損害賠償請求權規定進來,第三者的損害賠償請求可以通過另行起訴民事侵權來實現。
 
(2)可以提起過錯賠償訴訟的主體必須是無過錯的配偶一方。
 
在對無過錯方的界定上,婚姻法并沒有明確規定是絕對意義上還是相對意義上的無過錯方。絕對意義上的無過錯是指,絕對沒有任何過錯的一方才是無過錯方。而相對意義上的無過錯是指,過錯的有無都是相對而言,如果雙方均有過錯,則可以采用過錯相抵的原則<!--[if !supportFootnotes]-->[1]<!--[endif]-->。筆者認為,在現實的離婚案件中,離婚的原因是很復雜的,僅因一方的過錯而離婚的情況很少,往往是雙方混合過錯造成的。如妻子長期通宵打麻將,對丈夫漠不關心,導致二人感情不和,丈夫發生婚外戀與他人長期同居。在這起案例中,雖然妻子在離婚的事項上有一定的過錯,但丈夫與他人同居的行為是最終導致夫妻二人感情破裂的原因。如果簡單地將有輕微過錯的妻子排除在離婚過錯賠償的權利主體之外,受到巨大傷害的妻子就很難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其合法權利就無法得到有效保護,這違反了婚姻法的立法精神和民法原則。故這里無過錯方不應做絕對化的界定,而應當對無過錯方的“過錯”做合理的界定,這里的過錯并不是一般民法意義上的過錯,而應當僅僅限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四種過錯,配偶一方只要不存在這四種過錯就可以成為離婚過錯賠償的權利主體。故在婚姻法修改時將“無過錯方”改為“受害方”更為合理<!--[if !supportFootnotes]-->[2]<!--[endif]-->。
 
(二)義務主體,即過錯賠償的責任主體。其中應注意以下幾點:
 
1.義務主體僅指夫妻中的一方,不包括介入他人婚姻的第三者。
 
雖然第三者介入他人婚姻,妨害了他人的家庭安寧,給受害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創傷,是對我國法律所保護的婚姻家庭制度的破壞,是應該受到法律否定的,但筆者認為,離婚訴訟畢竟是配偶之間的糾紛,解決的是配偶之間的民事身份及民事責任問題,故不宜將第三者責任放在離婚訴訟中一起解決。受害人可以對第三者另行提起侵權損害賠償之訴。
 
2.承擔離婚賠償責任的義務主體必須是有過錯的配偶一方。
 
根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這里的過錯僅指有重婚,婚外與他人同居,實施家庭暴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等這四種行為導致離婚的情形。
 
3.過錯相抵原則
 
上邊筆者提到無過錯方不應做絕對意義上的界定,故除犯有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四種過錯的情形外,犯有其他過錯的一方均可以作為無過錯方提起離婚損害賠償訴訟。但這里存在一個問題,即這樣“有瑕疵的無過錯方”在最終的損害賠償訴訟中得到的賠償數額肯定與“無瑕疵的無過錯方”不同,基于此,產生了過錯相抵原則。該原則是指,只要夫妻一方存在婚姻法第四十六條所規定的情形,另一方無論有無過錯及過錯大小都允許其提出賠償請求,而在受害人對損失的造成亦有過錯時,可根據雙方的過錯程度減輕或免除重大過錯者的賠償責任。同樣,在離婚訴訟中也應允許另一方提出相應抗辯,并在審判中查清損害事實,區分過錯的有無、大小和程度,在過錯相抵之后由過錯大的一方予以賠償。
 
二、適用范圍
 
(一)我國實行“重大過錯”制度
 
離婚過錯賠償請求在適用上是有限制的,并非所有原因導致離婚的案件都能適用。我國《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了重婚,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家庭暴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等四種過錯行為可以提起過錯損害賠償請求的情形。筆者認為,這四種情形不僅破壞了婚姻家庭關系,影響了社會的安定,而且直接地損害了婚姻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故有必要將此四種行為作為“重大過錯”列為法定離婚損害賠償情形。
 
1.重婚。
 
重婚是對一夫一妻制最嚴重的破壞,是指有配偶者又與他人結婚或者本人雖無配偶但與有配偶者結合的違法行為,包括法律上的重婚與事實上的重婚。該種行為已構成刑事犯罪,司法實踐中較少出現,這里不再多說。
 
2.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條將其解釋為:“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持續、穩定地共同居住”。該解釋表明了該種行為的兩個特征:
 
第一,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不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
 
是否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是其與重婚的最大區別。這一概念的明確界定,劃清了其與重婚的區別。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主要是指“包二奶”等情況。
 
第二,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表現為持續、穩定的共同居住。
 
指不論當事人以何種名義共同居住,只要有一定時間內(筆者認為界定半年以上為一定時間)共同生活的事實即可認定同居。由此可見,這里僅指姘居,而不包括通奸,因為通奸是指雙方或一方有配偶的男女自愿發生的不正當的兩性關系的行為,其只是偶爾與婚外異性發生關系,具有隱蔽性。
 
另這里的共同居住,不應絕對的界定為同吃同住。因為現實生活常常存在這樣的情形,有配偶者與婚外異性長期發生性關系,但由于雙方無固定住所(固定租房)而并不同住一起,這樣同吃的機會也不多,而平時是以開賓館、旅店房間或以其他場所為主要會面地點來發生兩性關系且長期維持這種兩性關系,這種情況下如果不認定為非法同居的話,顯然是有悖于客觀事實并不利于保護無過錯方利益的。因此,筆者認為,認定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應以較為穩定的兩性關系為核心點來界定,而不必以同住同吃作為界定的側重點。因為穩定的兩性關系,其感情基礎比較牢固且具有持久性,這種不正常的有感情基礎的婚外情人關系,勢必損害無過錯方合法權益,并給無過錯方帶來物質與精神的雙重損害<!--[if !supportFootnotes]-->[5]<!--[endif]-->。 

3.家庭暴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明確規定,婚姻法中的家庭暴力是指行為人以毆打、捆綁、殘害、強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給其家庭成員的身體、精神方面造成一定傷害后果的行為。這里家庭成員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需要注意以下幾方面內容:
 
第一,家庭暴力不局限于夫妻雙方之間,還包括家庭成員之間發生的暴力。
 
第二,家庭暴力的行為方式為:毆打、捆綁、殘害、強行限制人身自由等身體暴力,還包括語言暴力和性暴力等其他手段。
 
身體暴力很容易理解,那么何為語言暴力和性暴力呢?語言暴力,是指以威脅、恐嚇、謾罵、挖苦、侮辱等方式來威嚇虐待對方,造成受害方在精神、心理方面長期產生壓力與痛苦。性暴力是指丈夫為滿足自己的性欲,在妻子病重經期、產期晡乳期等特殊情況下,違背妻子意愿經常強迫其從事性行為或用殘暴的方式傷害妻子的生殖器官,使其身心受到極大損害的行為<!--[if !supportFootnotes]-->[6]<!--[endif]-->。
 
第三,并非所有的家庭暴力均能提起損害賠償,只有達到一定傷害后果才符合提起要件。
 
由此可見,日常生活中偶爾的打鬧和爭吵并不構成家庭暴力。
 
如何界定“一定的傷害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司法解釋未做出明文規定。 筆者認為,應當從身體損害和精神損害兩個方面來界定傷害后果。
 
身體損害事實,可依照刑事法律的標準分為重傷、輕傷、輕微傷來認定。因為刑事法律這種區分肉體傷害程度是比較科學的,且在審判實踐中民事損害的賠償標準也往往是借鑒或參照刑事傷害這一標準的。因此,目前只有依照刑事傷害的法律標準,才能在審判實踐中對身體的損害事實作出科學、公正的界定。
 
精神損害事實,可依照醫學上的標準分為精神衰弱、精神失常、精神錯亂等。但該精神損害必須有證據證明系過錯方實施家庭暴力所導致,故在此基礎上有法定性及權威性的損害結果作為參照依據,司法審判時就應認定家庭暴力成立。
 
第四,家庭暴力具有間斷性、偶然性,持續性、經常性的家庭暴力,構成虐待。
 
    4.虐待、遺棄家庭成員
 
虐待家庭成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一條對虐待家庭成員概念做了明確規定:指對家庭成員實施持續性、經常性的家庭暴力。具體而言,虐待是指以作為或不作為的形式,對家庭成員歧視、折磨、摧殘,使其在精神上、肉體上遭受損害的違法行為,如打罵、恐嚇、凍餓、患病不予治療、限制人身自由等<!--[if !supportFootnotes]-->[7]<!--[endif]-->。由此可見,虐待是家庭暴力的經常性表現形式,也是家庭暴力的最高表現形態。這里需要明確界定“持續性、經常性”的標準。筆者認為,應以一年以上為標準,因為一年足以對一個人的行為進行有效的界定,在一整年里都對無過錯方實施家庭暴力,說明行為人主觀惡性大,情節極為嚴重,故可以認定為虐待。但根據一罪不重復處罰的原則,以虐待的過錯責任處罰行為人后,就不能再以實施家庭暴力的過錯責任再處罰行為人。
 
遺棄家庭成員:具體概念法律無明文規定,遺棄,是指家庭成員中負有贍養、撫養、扶養義務的配偶一方,對年老、年幼、患病或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需要贍養、撫養、扶養的家庭成員,不履行義務情節較為嚴重的違法行為。首先,遺棄的主體只能是有撫養能力的配偶,其他家庭成員即使有遺棄行為,但都不是離婚損害賠償制度中所規定的遺棄主體;其次,被遺棄的對象包括年老的父母、年幼的子女及患病或無經濟生活來源的配偶;最后,這種遺棄行為必須已造成了嚴重的后果,如造成年老年幼或患病者饑餓、挨凍、流浪、病重,甚至死亡等<!--[if !supportFootnotes]-->[8]<!--[endif]-->。
 
(二)我國離婚過錯賠償制度適用范圍的缺陷及完善
 
1.缺陷:我國《婚姻法》只規定了四種法定離婚損害賠償情形,但在現實婚姻生活中,一方侵害他方權益的行為并不限于以上四種情形。比如一方因通奸、賣淫、嫖娼等嚴重違反一夫一妻制的行為導致離婚;因一方長期吸毒、賭博屢勸不改而導致離婚;因一方故意隱瞞婚前生理缺陷或精神病史,婚后久治不愈而導致離婚;因一方隱瞞婚史而導致離婚等等。上述導致離婚的情形對無過錯方造成的精神損害并不亞于法定的四種情形。但現行《婚姻法》并未列舉,使無過錯方受到的損害得不到賠償。由此可見,我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并不能周到地保護受害人,存在一定的不足。
 
2.完善:我國《婚姻法》對離婚過錯損害賠償的適用情形的規定采用的是列舉式的立法模式,列舉式最主要的弊端是難以窮盡所有對離婚的那個是人造成嚴重損害的行為,多種嚴重的損害行為未被羅列進來,嚴重損害了受害者的合法權益。例如,新《婚姻法》將通奸、有配偶者賣淫嫖娼排除在外。通奸及有配偶者賣淫嫖娼這兩種婚外性行為在現實中比重婚、姘居更為普遍,在本質上與重婚、姘居是一樣的,都違背了夫妻之間忠實義務,違反了婚姻的倫理本質,同樣給配偶另一方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從而可能導致夫妻離婚,不同的只是時間和次數上的差別。將通奸和有配偶者賣淫嫖娼排除在離婚過錯賠償制度外,不符合立法目的,同時也容易使過錯配偶改變婚外性關系的具體方式,規避法律的制裁。故筆者建議在婚姻法修改時,應將規定離婚過錯損害賠償適用情形所采用的列舉式立法模式改為兜底概括式立法模式,即除規定幾種具體的違法形式外,應在最后加一條給無過錯方造成巨大身體及精神傷害的情形這種兜底式條款。
 
三、提起時間
 
關于離婚過錯賠償請求何時提起,《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三十條做出了明確的規定,即“人民法院受理離婚案件時,應當將婚姻法第四十六條等規定中當事人的有關權利義務,書面告知當事人。在適用婚姻法第四十六條時,應當區分以下不同情況: 
(一)符合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無過錯方作為原告基于該條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必須在離婚訴訟的同時提出。 
(二)符合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無過錯方作為被告的離婚訴訟案件,如果被告不同意離婚也不基于該條規定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可以在離婚后一年內就此單獨提起訴訟。 
(三)無過錯方作為被告的離婚訴訟案件,一審時被告未基于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提出損害賠償請求,二審期間提出的,人民法院應當進行調解,調解不成的,告知當事人在離婚后一年內另行起訴。 

通過以上規定可以看出以下幾點事項:
 
1.離婚過錯賠償請求的提出必須以離婚為前提,且人民法院在判決不準離婚或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當事人不起訴離婚而單獨依據《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提起損害賠償請求的,均不適用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
 
之所以這么規定是因為我國《婚姻法》規定,除了當事人約定外,夫妻財產共有。故在雙方離婚前,共有財產未進行分割,即使確定賠償,也是拿共有財產進行賠償,賠償無實際意義。只有確定離婚后,才會涉及到夫妻共有財產的分割,財產歸屬才會明確,在此基礎上提出的損害賠償才具有可行性<!--[if !supportFootnotes]-->[9]<!--[endif]-->。
 
2.無過錯方作為離婚訴訟的原告,必須在離婚訴訟的同時提出,若不同時提出的,視為放棄損害賠償請求權。
 
3.無過錯方作為離婚訴訟的被告,不同意離婚也不依法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可以在離婚后一年內單獨提出;若作為離婚訴訟被告的無過錯方,在一審時未提出損害賠償請求,在二審期間提出的,經法院調解無效,當事人可在離婚后一年內另行起訴<!--[if !supportFootnotes]-->[10]<!--[endif]-->。
 
目前我國法律對“離婚后一年內”的時效規定不完善。首先,離婚判決生效或辦理離婚登記手續后一年的時效規定,不符合我國《民法通則》有關訴訟時效期間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起算的一般性規定。婚姻法應從屬于民法部門,故其應當遵循民法通則的一般規定。其次,從立法目的來看,確立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是為了使被損害的配偶一方獲得相應補償,如果把提起訴訟的時間規定為“離婚后的一年內”則很有可能使得被損害的配偶來不及發現真相,就喪失了法律救濟的權利。故應將離婚損害賠償的請求時間規定為可在離婚時提出,如果在離婚時未提出損害賠償要求的,在離婚判決生效后,無過錯方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之日起一年內,仍可提出離婚損害賠償之訴,逾期才視為放棄<!--[if !supportFootnotes]-->[11]<!--[endif]-->。
 
四、賠償范圍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二十八條 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損害賠償”,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涉及精神損害賠償的,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根據此規定應注意以下幾點:
 
(一)物質損失,指因配偶一方的過錯而導致的直接財產損失,不包括間接損失。比如,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一方用自己的全部收入或家庭財產供另一方深造學習,另一方獲得知識或技能后與之離婚,由于離婚導致的一方利益的損失就不能通過我國的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獲得賠償。
 
(二)精神損失,目前我國對于離婚訴訟中的精神損害請求均以經濟賠償的形式進行。在適用精神損害賠償責任時,應根據侵權行為的具體情節、侵權人的過錯程度、給當事人造成的精神損害后果等情況確定賠償金額,同時還應對離婚精神損害賠償規定一個賠償下線,如不得低于5000元等,以保證法院在適用時能夠判給受害方足夠的經濟補償,不至于出現案情相同,而判決不同的情況。
 
(三)離婚過錯的經濟賠償不應與夫妻財產的正常分割相混淆
 
司法實踐中,經常會出現無過錯方提起離婚過錯損害賠償請求,但法院在最終的判決中卻以有過錯方少分財產的形式進行了判決,雖然無過錯方在財產分割上獲得了補償,但其法理卻是不同的,二者不應相混淆。如果未對無過錯方提出的賠償請求另行進行判決,而是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體現照顧,則會使無過錯方,以此來要挾或阻止已經破裂的婚姻走向解體,使雙方都承受失敗婚姻的痛苦;而另一方面,會使過錯方為了減少負擔,提早轉移、隱匿、變賣財產,或為自己的過錯找借口,使雙方矛盾激化,情緒對立,對子女的成長和今后的婚姻生活造成不良影響
 
離婚過錯損害賠償制度的確立,意味著中國的婚姻法制融入更深刻的人性因素,它表達了人道主義和公正精神,對婚姻中無過錯方以經濟上的補償和精神上的慰藉。該制度的確立進一步體現了社會正義,是我們社會進步的象征,對于這項制度我們需要在今后的實踐中不斷摸索創新、不斷完善,使其更具合理性,真正保護婚姻中弱者的利益,促進我國婚姻家庭關系良性發展。 
  
 
 
海底捞鱼是什么意思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pk10赛车计划数据 幸运28技巧宝典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福彩连杀六码走势图3d之家 pk10统计走势图网站 轩彩娱乐app下载 幸运飞艇多少盘不出算冷码 快三买大小单双不输 重庆时时龙虎和微信 足球彩票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pk10走势图走势分析技巧